盐酒味儿糖球

霁人。
千华/盐酒/霁人,叫哪个都行。
胸怀大志,没有情诗。

他听到什么东西和床单摩擦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一个毛茸茸的物体顺着他的腿蹭上来。
“别闹。”他说,没有阻止雷狮的动作。他睁开眼睛,雷狮正笑着看向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还是他的,扣子扣了两个,勉强把身体遮起来,但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大好风光一览无余。
他皱起眉,感觉自己的头在隐隐作痛。
雷狮熟门熟路地摸到他的领口,开始解他的扣子,因为扯到耳机线动作稍微迟缓了一下,他没管耳机线,一路往下解。一颗,两颗,三颗。
他的世界正在下雨,3D雨声降到里面上,偶尔还会有模仿的雷声。雷狮解开他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正好打了一个炸雷。他手一抖,没动。
雷狮就喜欢这样,时不时给他一个“惊喜”,他想要的时候雷狮不一定答应。
他提...

2017-08-12

【安雷】一个深夜小甜饼

我在艾特列表里找不到粥粥只能转出来了,总之大家看看这个粥粥,她特别好,我可以吹她五个小时不带重样的,明亮的星里很多抒情段落,比方说安哥决定为雷狮牺牲自己那段,雷狮感觉很好雷狮A了上去那段,最后瑞金抱在一起走向新世界那段全——都——是——她——给我的意见——我几乎是疯狂摘抄粥粥的文,这个抒情大佬呜哇哇哇哇(爆哭)粥粥是一个心中有星辰大海的人,对人物之间的理解也很戳我,是一个需要用灵魂感知的girl(???)跟她聊天感觉凹凸的人物都活了起来似的,我爱她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语无伦次)

温粥:

投喂给千华女神,她今天扎了我一刀于是我决定深夜报社(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

我千华女神一级棒我爱她一万年...

2017-08-11

那个……明亮的星后续的段子

1.全场MVP:格瑞。

2.格瑞:我觉得我是最惨的。
雷狮:那我就是第二惨
嘉德罗斯:妈卖批老子才是最惨的?!死了都没个对象还得被作者拉出来反复鞭尸????
安哥:有没有马?没有摩托也行?都没有?我才最惨好吧?!

3.雷狮死前最后一句话:安迷修……没……马……
安迷修:雷狮你家海盗船炸了,炸了你知道吗

4.雷狮:虽然你们都喊着很虐,但是你们想一想,你们单身啊!没有男朋友啊!——这么一想是不是更虐了?
嘉德罗斯:无话可说

5.(粥粥)凹凸:这个比赛是不会给你带来快乐的。

6.帕洛斯:当我看到剧本里写着“帕洛斯面无表情”时,以为至少有段叛变戏,没想到我面无表情完,导演给我一盒盒饭,告诉我杀青了。...

2017-08-11

【安雷/瑞金】明亮的星


1.

嘉德罗斯死了。
不需要其他形容,“嘉德罗斯”和“死了”两个词连在一起就美得摄人心魄。如同人们喜欢看玫瑰被人踩在脚下胜过捧在掌心,纯白染上污浊胜过盘踞高岭,雕像碎了,琴弦断了,远比他们演奏着极乐的歌乐时更接近美。
寒冰将最后一丝金色的火焰熄灭,战士向战士致以敬意,一个故事走到尽头。
他长呼出一口气,踏过破碎的灰烬,熔岩在空气中飞舞,如同金色花朵,让他想起另外一个人。
当那个金发的少年不在身边时,格瑞会记得这是一场殊死的战役。

2.

他们是不可分割的——如同冰霜和火焰,长风和雷霆,生存和死亡。杀死他,杀死他就等于自己也死过了一次。天地山川停止了动摇,近乎平和的静寂着,茫茫星河晃过,他心中只

2017-08-11

【安雷】我是你三十九度的风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看过大海亲吻鲨鱼/看过黄昏追逐黎明/没看过你

我知道美丽会老去/生命之外还有生命/我知道风里有诗句/不知道你

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听过尘埃掩埋城堡/听过天空拒绝飞鸟/没听过你

1.

音乐里有创作者的一片灵魂,如果你的灵魂不够坚固,很容易被他入侵。

2.

春日嫩绿的风拂过树叶,带走一串沙沙的轻响。
午后的阳光下,一切都是温柔的,像是某首久远的歌谣,每个转音都那样好。
安迷修搁下笔,带上耳机,开始播放雷狮很早之前唱的一首歌。
他开口,精灵飞出来,放低的声音贴合着皮肤,消去任何一寸的距离,蔓延进灵魂四骸,每一个咬字都变作一朵花,开在脑中。
尚未凉透的茶微微漾着,似花半开,如...

2017-08-08

点开那个人的微博,第一条是“今天xx点开直播,我会解释所有事情,对不起。”下面附着一封道歉信。
他把鼠标移到右上角,点了叉键。
一切都来得太晚。
曾几何时他相信那个少年纯粹的爱着游戏,能和他一起把I wanna在中国传承下去,他愿意以一个前辈的身份指导他,教他如何更灵活的操纵屏幕上的kid跳过尖刺,苹果,和他共同进步。
他看着他从一开始卡关五个小时逐渐变得能二十分钟通关,青涩的操作愈加成熟,死亡次数也越来越少。通关界面出现时他发出如释重负的呼气,而他也为他感到由衷的高兴。他追逐着自己的脚步,从一开始的大神和小白,到能与之一战的对手。他们之间的距离正在缩短,而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有其他感情滋生出来。...

2017-08-07

他有一阵子特别喜欢他。
那阵子他会动不动就想起来他的名字,雷狮雷狮雷狮雷狮,走路的时候挥剑的时候休息的时候睁着眼睛的时候。他的心脏学会了为另外一个人跳动,他学会了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存在——看啊,我现在的的确确像一个骑士了,他想,实际上他没有,他肮脏龌龊的欲望只不过是在阳光下暂时潜伏起来了而已。晚上思绪的触角张开的时候他会任凭那触角抓住他记忆深处的他,揉碎了重塑成别的模样,重塑成黑色的太阳深红色的花隐约的喘息身体的线条,汗津津的味道,然后他醒了,只有孤独拥抱着他。他从未觉得黑夜如此的美妙,他像瘾君子渴求一撮白色粉末一样渴求黑夜,又在醒来的时候想起昨夜的痕迹,感到深刻的厌恶。他不再是以往的他了...

2017-08-05

【王叶】阴阳先生

*一切设定都是我瞎掰的

“我是个阴阳先生。”
“你是个阴阳先生。”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挡道的算命摊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个市中心的地方立起来了,旁边插的黄色的一面旗颇为古旧,上面写着些鬼画符一样的红字,没准能往上数几十个年头。上午九点整,各路人马出门买菜,人群熟练地从算命摊子两边分流而过,没有人望它一眼,好像它就是卡在路中间的一辆车而已。
“诶诶诶,别走别走别走,这位先生,您头顶有金光闪烁,仿佛紫气东来,我观您身上有卦呀。”站在摊子后面的阴阳先生笑吟吟地用扇子挡了他一道,这人面相很年轻,二十五六的样子,穿着一身不合时宜,但套在他身上没多少违和感的马褂,神态懒散,且老神在在,很不像是个神棍。...

2017-08-01

无心之王暂时停止更新

主要是我自己的问题,从一四年写到现在,大大小小也凑够了十几万字了吧,但是热度还是跟原来一样吊着不上不下,偶尔能上五十甚至过个百,但是用心写的却不行……是水平问题,我很清楚。
我也在思考我的文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能是看起来不够爱,人物性格表达的不够,千篇一律是最主要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
我对无心之王这篇真的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值,但是很明显的,我的能力不能让我达到那个期望,所以我选择暂时停止更新这一篇,接下来可能开另一篇连载,也可能另外写两个短篇。但是这篇不会坑的,我记得我所有的坑,而且这篇是和朋友之前商量过的,大纲都列好了,不写完太可惜。
想说的就这些,再拜读者诸位,顺颂时祺。

2017-07-31

无心之王(二)末世AU

tips:

1、除了安雷以外CP都未定
2、理论上来讲应该暑假能完结
3、内含并不暴力的暴力,并不血腥的血腥
4、第一章

墨菲定律(二)

你以为生活是一列脱了轨的火车。其实最后才发现它是辆一路狂飙的小汽车,而且还没有手刹。

沉重而滞浊的吼声如影随形地跟随着越野车,安迷修和追逐着他的丧尸双方同时朝C区公园靠近。
说是公园,其实是C区不大不小的一片住宅区,原先绿化很好,小区环境像公园一样,现在是卡米尔一队的据点。
最先在丧尸潮中倒下的是免疫力不够强的老人和小孩,社会的年龄金字塔变成两头细中间粗的陀螺型。五年后的世界年龄结构非常健康——如果是生活在和平世界的人会这么看的。绝大多数青年人结成小队行动,以...

2017-07-28
1 / 9

© 盐酒味儿糖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