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酒味儿糖球

霁人。
千华/盐酒/霁人,叫哪个都行。
胸怀大志,没有情诗。

叶修的书架 1

这个故事开始了,叶修出场较晚,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前方高能。

我们要讨论的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我为恶龙之友,撒旦身旁的读书人,我为恶魔之智慧服务,愿来到人间寻求救赎。

此为封印了九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卷幻之书的书架,为你开启通往智慧的门扉......

(也为你开启通往地狱之路......)

面对这样的智慧,你会选择将它开启吗?

起始之书  “炼金术士的第一次成功”

漆黑的大厅几乎占满了他一生中大多数的记忆,他疲惫的将一样又一样的物质放入玻璃杯中。这个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动作早已不像年轻时看起来那样美好。他们曾许愿要找到的金子曾经看起来那么容易得到,而现在......他才26呀,怎么会让绝望照进自己的心里?疯狂的老年人一生都没有更多成就,因此他们把虚假的希望带到这些人的脑子里,然后现实又将它们硬生生涂成黑色。

他们做了成摞的笔记,用羊皮纸写就,就放在那边暗淡灯光照耀下的石柱旁。磷火烧着幽幽的的绿色光彩,放在奇形怪状的灯柱上,灯柱又摆在一个小型祭神台上——所有的这些物件的摆放顺序都忠实地遵照着“神的旨意”。

去他的神的旨意!他们认为这样就能炼出金子了吗?没日没夜的在这种地方炼金,能有什么前途?

他一边想着,一边警觉地看了一眼他旁边的被破烂袍子包裹的身影。那人自从偶然找到一块发光金属后便像疯魔一样狂热地投入到这项事业中去,经常连续几天的不吃不喝,只为了照顾他的贤者之石——一块放在粘稠的紫色液体中的灰色滑石,至少它曾经是块滑石。要知道那人以前还能跟自己说上几句话,现在早就变得孤僻而怪异了。

这该死的炼金术不知害了多少人,炼金术士叹了口气,把绣着早已破碎的细线的袍子往下拉了拉,重新投入到那一片被白烟布满的实验台中。

(好吧这其实是本文最严肃的部分,大家可以先猜测炼金术士是谁,那么现在正剧开始。)

I

倾盆大雨敲击地面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实验结果自然是失败。他看了一眼自己实验台上的东西,画魔法阵要用的材料又不够了。叹了口气,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与他只隔了一个试验台的人旁边,用力地敲击桌面:“罗切尔!”

毫无反应。

“罗切尔!”坚硬的石板拍的他手疼,他无奈又火大的换了只手拍,却失手打落了一个玻璃瓶,掉到地上被摔得粉碎。

很快,他惊恐地听到一声抽气,然后是细心裂肺的声音:“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Your junk(废物)!"对面模糊不清的人影突然变大了,而且轮廓更加细致:他的室友胡茬满脸,头发蓬乱,拿起一支——

危险,他抓起放在自己试验台上的一点硬币,抢过对方身旁的物品清单飞快地跑了出去。”我去帮你再买一个!“

(叶修出场。)

雨中的路上,两个人快速的走着,其中一个身着奇装奇服,远看似乎是依稀黑袍,而另一个人则穿一身双排扣常礼服。以他们的身形来看都是男人,黑袍者因为他的服饰,在并不平坦的道路上走得有些艰难,另一个人微微侧身护着那黑袍。奇怪的是,他们虽然没有打伞,但是身上毫无被雨点打湿的地方。

”我们的这位炼金术士是个孤儿,从小没吃没喝,辗转从修女院送到了这个炼金组织。虽然炼金术早就被禁止,但是还有些人,愚昧而又固执的相信着他。就比如他所认知的这个组织的资金供应者奥金莱克先生,是个六十多岁财大气粗的老头子,整天梦想着像古中国帝王所追求的事情:永生。

呵......"

黑袍者拖着有些懒洋洋的语调说道,他每走一步身上便要发出奇怪的金属撞击声。一边说着,他们已经走到能看见奥金莱克豪华府邸的地方了。

“我不太愿意把我的书交给这些人,小周,你觉得呢?”

他旁边的沉默青年摇了摇头,他的手里攥着一本画有美丽花纹的古老书籍,用拉丁语写着“斯迪克斯的盾之书”。

砰!

一个急匆匆跑出来的人径直的撞过来,走在前面的青年下意识地护着黑袍,但那人却只是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一般,停在了他们面前。

那人猛地抬头,匆忙的道了个歉正欲走过去时,黑袍叫住了他。

“那边那个,你是炼金组织出来的人吧。”

他有些惊讶,点点头:“你要去找那个骗人组织?”

“呵......真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那个组织出来的人那么说。”

他这才有时间看清那个人,他的黑发上系了一根红色的缎带,眼睛也是如同夜色一般深沉的黑。苍白的肤色因东方血统,显得像融了些蜂蜜的牛奶。

他身上穿有中世纪骑士般的黑色铠甲,手背泛着幽幽的金属光泽。宽大黑衣的布料上缠有两条从腰间盘上的银条,银条勾勒出背脊,腰线,然后交错缠绵一路至胸口,一道锁挂在那里。

不能说他的相貌好看,因为另一张帅脸就摆在那里,但是他异常地吸引人。

他是男人吗?怎么......

男人低低一笑,往前踏出一步,伸手穿过那道看不见的墙壁,把一本书塞进他怀里。

“你的欲望很多......给罗切尔比给你好,对吧?”

他愣了一下,当两人走过去时,竟没有把那本书还给他。

炼金术士捧着那本书,急急地扫了一眼就把他使劲揣进袍子里。

「炼金秘钥」


“我是叶秋,恶龙之友,撒旦身边的读书人。”叶修毫不在乎地对门卫吐露出一长串的词语,门卫立刻放了他们进去。在叶修走过时,门卫以一种鄙夷的神态说道:“又是这种人......"

叶修没有听见。


壁炉把整个房间烧得暖融融的,外面的潮气丝毫没有进入。奥金莱克先生正用贪婪的语调介绍他们的计划。坐在叶修身边的高大而英俊的青年对不时扫到叶修身上的目光感到显然有些恶心,而叶修倒一点都没把注意力放在奥金莱克身上。

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炼金,练出一种古代书中所记载的特殊金子:黑颈鹤。据说它的形态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鹤鸟,这个组织最老的领导者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本古书,宣称只有炼出黑颈鹤金子的术士才能炼出不死药。

目前被认为最有希望成功的就是罗切尔,据称他已经炼出”光辉的月亮“月之金(实际上镁条,一种不算昂贵的金属烧火也有这反应,可惜这位老兄走火入魔,回不到理智的道路上啦),离贤者之石只有一步之遥。

奥金莱克继续鼓吹着他的炼金术,叶修大多数情况下嗯嗯啊啊地敷衍过去,周泽楷则把他的精力放在了整理叶修的衣服上,然而奥金莱克的语气突然从骄傲变得谦卑。

”啊,对了,您的「炼金秘钥」......“

”哦,刚刚我看到一个你的炼金术士,就交给他了。“叶修以一种随便的口气说。

奥金莱克惊慌的站了起来,”谁?!“

”那么多人呢,我哪知道啊?“叶修说,”我们还有人没来呢,他会辅导你的学徒完成的。“

”我的书架之羁啊,您怎么可以......"

周泽楷突然转过头来:“前辈选的人,没错过。”

奥金莱克仍是不放心地四处看看,低头靠近叶修:“您最好慎重一些!”

“呵。”叶修仍是爱答不理的样子,嘴角一抹嘲讽的微笑。

(以下画风突变注意!)

“这可是叶修!你敢对叶修这么说话?他是天上地下魔法师唯一不敢惹的人,书架之羁,一指仿神【伏笔】!你把他当成什么了?”语速奇快,一泻千里,黄少天叉腰挥剑,自落地窗的缝隙中跃进。

“怎么可能!我明明安排了守卫......"

“您好。”喻文州彬彬有礼地一鞠躬,从正面大门进入。

奥金莱克不说话了。

“我是喻文州,承蒙厚待,来帮助得到炼金秘钥者炼出黑颈鹤之金,然后与叶修前辈共同完成不死药,”喻文州说,“还请奥金莱克先生记得我们的交换。”

“只要得到不死药,一栋房子算得了什么!”奥金莱克欣喜地一挥手,“交给你们啦!”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盐酒味儿糖球 | Powered by LOFTER